您现在的位置:

股票 >

老兵回忆:对越自卫反击作战的日日夜夜[二]

正月初二,也就是公历一九七九年元月三十日.我们期待已久的战斗任务终于下来了。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我们是英雄的红一团,英雄来自井冈山,大渡河十七勇士闯难关,灭日寇五壮士血战狼牙山...."

"棋盘坨,山崖高.壮士的血花红......"

军歌!团歌!连歌!战士们情绪高昂,精神抖擞.歌,唱了一首又一首.最后一首"我为谁人来打仗?我为谁人扛起枪?为祖国,为人民,我为自己来打仗!......"更是把大家的求战心情带到了沸点.

上午,除岗哨外,全连集中在连指.连长作了简短的动员:"同志们!具体任务已下达给各排,我这里就不再重复了.我只问大家一句话,我们到这时里来是干什么来的?""保卫祖国,打击越寇!""好,说得好!下面就请指导员讲话."

新来的指导员看起来很文静,三十来岁,湖北人.但说起话来中气十足,铿锵有力:"我也只一句话,在这次战斗中,我们,不要给我们红军团丢脸,不要给我们英雄连队抹⒒幔。?

为了掌握当面敌情,上级决定派一支侦察小分队越境抓舌头.我们连的具体任务是保证小分队的两翼安全,必要时可越境掩护小分队撤离.总之要保证小分队安全地完成任务.

我有个老乡是这次小分队的成员,名字叫张华虎,这次小分队的行动经过主要是他给我提供的。

小河,七八米宽.离河边二十多米有一小村庄,据情报这里住有越军一个连部,计划是抓一个尉官.小分队分一个捕获组,二个火力组,每组三人,另设两个瞭望哨.捕获组涉过小河,潜伏在岸边的杂草中,第一火力组分散在机耕路边的排水沟里,第二火力组布置在右侧小山包上的一块楮麻地里,两个瞭望哨分担公路两端的警戒.

各组进入位置后,已是凌晨四点三十左右.本来设想是在河边抓一个俘虏,再由俘虏带路到连部抓他们的连长或付连长什么的,可偏偏出现了意外.

从开枪到捕获敌人仅仅就三四十秒钟的时间,队长下令撤离.这时,从小村里射出了冲锋枪的"哒哒"声,"啪啪"的子弹不断地打西安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病在小河里和机耕路上,同时从村里冲出了无数的?

捕获小组的战士拖着俘虏快速后撤,俘虏拼命地挣扎嚎叫,小刘对着他的头部猛地一拳,俘虏不吭声了,大个子李背起就跑.第一小组掩护的枪声响了起来,"扑扑"的声音细小,打倒了前面的几个?后面的盎故且槐咄伦呕鹕嘁槐叱把该鸵贫?很快就冲到了小河边.突然,第二小组在山包上的班用机枪和冲锋枪同时响了起来,机枪拖着长长的火焰喷怒地向敌人扫去.一组趁机向对河投出一排手榴弹,迅速撤退到小山包的后面,抢占有利地形掩护二组撤离.

这时,村庄的右侧高地上响起了沉闷的高射机枪声,迅猛的子弹打在二组所在的山包上,掀起的尘土喷得老高,把二组的火力压了下来.同时左右两侧也发现了敌人,两边的瞭望哨也和敌人接上了火.敌人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抄我小分队的后路,把小分队歼灭在他们的境内,小分队的处境非常危险.

天已经大亮,捕获小组押着俘获的敌军跳进了边界的小溪,敌军的高射机枪也很快跟了过来,把捕获小组压在小溪里抬不起头来,打得柑桔园的桔叶纷纷扬扬.

我们连长根据敌情,果断地发出命令:"六班从左(狼牙山五壮士班),七班从右,迅速出击抢占前面两边的制高点.掩护小分队后撤."同时命令三挺重机枪对追踪的敌人进行火力压制.

我们班迅速从右侧的一条小径出击,避开敌人的火力封锁线,直接插上了越境内的高地,同时六班也抢占了左边的制高点,我们向两侧的敌人开了火,小分队的瞭望哨在我们的掩护下安全地进入了我们的阵地.

小分队在我们的火力掩护下,压力得到了缓解,第二小组趁势脱离了纠缠.组长是我团侦察排的一班长.名叫覃风宽.据说一班长各项军事技术非常过硬,散打技术在排里首屈一指,五六个人也近不了他的身.他带领小组的战士迅速脱离敌人沿着一条小路向后撤去,他走在小组的最前头,刚转过一个弯,迎面碰上从后面来偷袭的敌人,"哒哒哒"双方的冲锋枪几乎是同时响了起来.一班长在倒下的一瞬间用尽最后的力气,向后摆动枪口,把子弹全部倾泄了出去,敌人倒下一片,后面的机枪手迅速从右侧冲上去对准后面的敌人一阵猛扫,把偷袭的敌人全部消灭.断后汕头市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的张华虎背起一班长迅速后撤,在一组的接应下摆脱了目前的敌人.

再说捕获组被高射机枪压在水沟里不能动弹,连长又派出九班一个小组从我们走过的小径进入到小溪.引导捕获小组带着俘虏撤回了国境.俘敌任务已经完成.敌人的高射机枪以为我们的捕获组还在水溪里,正叫得欢哩.

敌人增加了围追的兵力,正面跟进的敌人越来越多.我二排阵地上的三挺重机枪不停地吼叫着,打得敌人一排排的倒下.小分队轮流背着牺牲了的一班长交叉掩护,渐渐地接近了我们所控制的高地.

这时的敌人有些狗急跳墙了,用高射机枪猛烈地追着小分队的屁股打.六0迫击炮也向我们两边的高地打过来.看来要想迅速摆脱敌人的追击还要花些时间.

正面的敌人如果要再追下去,必需从上到下跳过一层层的梯田往下追击,这样他们刚好在我重机枪的火力范围,对他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从两侧沿水沟迂回,就会遭到我左右两个高地的火力打击.相信他们还不至于傻到如此地度,明摆着前来送死.当时的越南当局头脑是不太清醒的,认为中国在边境的呈兵只不过是摆摆样子吓唬吓唬他,逼他从柬埔寨撤军而已.可他忘记了自己对中国军人和中国边民及中国侨民所犯下的累累血债.中国人历来就是恩怨分明,有恩必报,有仇必复,是一个有血有肉不畏外敌的民族.所以在我军开始对敌实施侦察时他们的准备还是不够充分,遇到现在所处的这种情况时还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应付.他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用高射机枪封锁我小分队后撤的线路,再用小炮来进行轰击,把小分队消灭在田坎下.

对我军来说,真正的反击还没开始,重型武器还没有展开,越军的高射机枪阵地距离又超出我军的火力范围外.在这种情况下,七连长请求团直100迫击炮支援.

三门100炮很快来到六班的高地,对准越军的高射机枪阵地一顿狂轰猛炸,一下就把越军的高机打哑了火.侦察小分队趁机进入了两边我方控制的高地,在我方猛烈的火力掩护下顺利地回到了境内.我们也趁势交替掩护撤回境内,这时敌人的60迫击炮还在为我们送行哩.

这次越境捕敌我军以一死二伤的代价胜利地完成了任务.越军的伤亡我们也说不清楚.只郑州癫痫病哪里治是第二天越南的广播电台和报刊发表了声明:中国军队于一九七九年元月三十一日凌晨,深入我境内,伏击我在我方一侧进行正常巡逻边防部队.打死打伤我边防部队三十多人.....

初战告捷,及大地鼓舞了我军的士气.我连也受到了上级的通报表扬.

面临着我军频繁的调动和越境侦察,越军也把他们在国内的什么主力师和什么王牌师统统调到边境一线,我们的正面就有越军的一个王牌3师,该师的主力团12团就驻扎在同登,被称之为英雄团.准备利用备用的永久工事与我抗衡,特别是他们据守的法国炮楼是经过多年苦辛经营的盾牌.越法战争时法国人在那攻了三十多天没有打下来,狂称中国人就是三个月也打不下来,真是嚣张到了极点.

我军的准备工作基本就绪.我们连分配来了两个向导,都是归国华侨.连指组织全连听他们控拆越南当局排华反华的罪恶行径,到我们阵地来教大家一些简单的越语.从其它军区抽调来的一些战斗骨干也分配到了各连队,我们班来了一位福州军区的,姓邱,忘记名字了。

二月十四日,我连的防御阵地全部交给488团接管,我连撤至米七村前后一线的防空洞内.

战争一触即发.

三、全线反击

"再见吧妈妈,再见吧妈妈.军号已吹响,钢枪已擦亮,行装已背好,部队要出发.你不要悄悄地流泪,你不要把我牵挂.当我从战场上凯旋归来.再来看望亲爱的妈妈."收音机里传来当时在战前流行的歌曲.班长抬起头来看了看大家,见战友们都在小心地整理背包,黙黙地把收音机关掉,用洁白的床单把它包了起来,再放在被子里.

过了一会儿,班长又把包好的床单一层层地打开,我见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白色的信封,慎重地把它连同收音机一起重新包好,和多余的一些衣物一同放在被子里叠好,包上一张草绿色的油布,用背包带扎成一个标准的背包,在背包带上写好部队的番号和名字.我看到班长的眼睛有点湿润.

班长用衣袖迅速地在脸前拂了一下,抬起头来:"弟兄们!"班长一改往日的"同志们"."虽然作战命令还没有下来,但从目前的准备情况来看,全面反击的作战行动很快就会到来.大家有宿州什么医院看癫痫什么要说的,或是家里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说说,我好给连里反映反映.噢,大家说说,不要怕不好意思."班长环视了一下,见大家没吭声,走到年龄最小的陈寿青(18岁)身边:"寿青,你在班里是最小的兄弟,你说,有没有什么困难?"陈寿青看了看班长,又转身看了一下大伙,后脚跟一并:"报告班长,陈寿青没有困难!""怕不怕?""不怕!""嗯,不怕好,大家首先要有这种不怕的精神.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责,只要抱着一死的决心就什么也不怕了."

班长停了停又接着说:"我们班的弟兄在一起最长的有三年,短的也有一年,只有小邱昨天才到.我们都是亲兄弟一样,我们是在同一战壕的生死兄弟.在战场上,我们这些做大哥的,我们这些共产党员要起模范带头作用,冲锋在前,死也要死在弟弟们的前面.如果我光荣了,付班长接替我继续指挥.付班长光荣了小组长接替." 班长掏出笔和纸对大家说:"弟兄们,大家把通迅地址都写在上面,再每人抄写一份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只要有一个活着回来的,就不要忘记代表大家去看看我们的爸爸妈妈."弟兄们的眼睛都有了一些泪痕,这泪是高兴的泪,是充满战友情谊的泪.我们的战士是血肉凡胎,但这种血肉凡胎可化为一种有我无敌战无不胜的力量.

大家把整理好的背包送到了来拉行理的车上--所有多余的东西全部由营里统一收藏保管. 下午补充了消耗的弹药,同时每人多配发了四枚手榴弹,每人还领到了一公斤的压缩饼干,一个蔬菜罐头和一个猪肉罐头,为了饮用水的安全,每人还领了一瓶消毒片.加上枪枝弹药,一把工兵铲,一块雨布,一个水壶,一个防毒面具,还有一个草绿色的挎包.由于当时天气炎热,每人只穿一身的确良的单军装.所有这些就是我们在战场二十多个日日夜夜里的全部行装.(为了减轻负荷,两个罐头早早地让大家装到肚子里去了.)

二月十六日上午,团营首长在连长的倍同下,检查武器装备情况,同时和大家拉拉家常,聊聊天,还和我们甩了两把老K.通讯员把大家写好的家信收集拢来,就又到其它班排去了.

下午五时左右,从下面赶来了几十条黄牛往前沿走去,据说是用来趟地雷用的,赶牛的战士挥着小树枝在黄牛的屁股上轻轻地拍打.

© xinwen.yszhl.com  北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