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潮流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最新章节_ 第二千一百二十章 谁敢反我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看着大殿之上高坐的薄如梦,断水刃感觉越来越陌生,甚至越来越无奈。天籁小  说

    之前薄如梦本来说要跟断水刃一起去七绝山打千山郡的老巢,可还没出,却突然间又改变了主意,来了一句:“不行,我得先过两天郡守的瘾。”

    听到这话时,断水刃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然后,薄如梦就再也不提韩晓琪了,仿佛根本没有韩晓琪这个人一般。

    断水刃心里着急,可没有薄如梦的命令,自知也没有其它的办法。

    这种怪异的举动倒是把千山郡的火元公给搞糊涂了。

    火元公本来想拿着韩晓琪要挟薄如梦,却现薄如梦不但没有动静,而且还让自己治下的九城四十七山纷纷反击。

    火元公暴跳如雷,有好几次恨不得杀了韩晓琪撕票,可最终还是被一叶道人给劝了下来。

    杀也没有,留着反而是个要挟。

    而且,自从薄如梦亲手杀了红羽使之后,几乎前一天做的事或者下的命令都会忘掉。

    这不但让断水刃心存疑虑,就连很多风灵郡的守将都感觉莫名其妙。

濮阳市著名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贺姓将军这段时间一直压着火,今天见薄如梦根本不把风灵郡的人的生死放在心上,终于忍不住了。

    指着薄如梦怒声吼道:“郡守,一直以来我们都敬重你,可自从我们风灵郡遭袭,你看看你究竟做了些什么?除了让我们自己人拼死去厮杀之外,根本没有半点儿有用的命令!”

    “郡守,你醒醒吧!”

    薄如梦闻言,双眼微微一眯,突然间咯咯一笑:“怎么,贺青山,你难道还想教我怎么做郡守吗?好啊,那今天本郡守就教教你怎么做一个下属!”

    猛得将手一抬,薄如梦一挥手,那手中仿佛一把鬼刀般刷的一下飞了出来。

    贺青山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却忽然间感觉脖子一凉,低头一看,顿时瞳孔收缩,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指着薄如梦道:“你……你竟然杀我?”

    骨碌!

    脑袋齐刷刷地从脖子上滚落而下,而那把鬼气所化的刀也同时消散。

    大殿之中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根本没有想到薄如梦会因为意见不和而出手杀人,而且还是众目睽睽之下。

    “郡守,贺将军何罪之有,你为何出手杀他?”

    有人动容,终于忍不住了,鼓起勇气质问了一句。

  &癫痫病的症状是什么啊?nbsp; “对啊,我们本来就是在这里议事,难道还不应该有不同的声音吗?”

    “郡守,你变了,现在变得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只想着自己坐在高高的殿堂之上!”

    “郡守大人,你要今天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休怪我们违逆犯上!”

    整个风灵郡的大部分兵将都已经去跟千山郡厮杀了,此时留下来守城的兵将不足原来的十之一二,甚至于整个大殿之中鬼王级别的存在也仅仅只有两个,其余的全是鬼帅级别的存在。

    这些人怒了,也铁了心了,如果郡守今天不给个说法的话,就跟薄如梦硬碰硬。

    都这种时候了,如果再不想出对策,风灵郡恐怕就大难临头了。

    断水刃看着他们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样子,下意识握了握拳头,一咬牙,也是拱手道:“郡守,如今战事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如果您还没有相应的对策,就先收拢兵卒,集中力量吧?再这么下去,恐怕我们风灵郡的人就全部打完了呐!”

    薄如梦冷冷地看着殿下一干人,仿佛戏耍一般,根本没有听断水刃的话,而是反问道:“怎么,你们难道还想造反不成?呵呵,好哇,那老娘倒是很想看看,你们究竟有什么本事跟老娘斗!”

    身影往前一窜,直接冲到大殿之下,一把抓住其中一个鬼帅,然后同时运起修罗白骨道,鬼气往那个鬼帅体内猛得一窜,那鬼帅立刻骨碎筋麻,瞳孔收缩,尖叫一声:“郡守……”

&nb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sp;   扑通一下栽倒在地,浑身宛如橡皮一般不停抽动着,痛苦狰狞。

    整个大殿中顿时一片哗然。

    “修……修罗白骨道?”

    “这是修罗白骨道,我们的郡守竟然修炼了这种邪术。”

    “快,快将郡守围起来,郡守肯定疯了!”

    “她走火入魔了!”

    大殿之中都是修为大成之人,很多人一眼就认出了修罗白骨道,而对修罗白骨道会致人癫狂的副反应,很多人一想起来就感觉头皮麻。

    想到薄如梦这段时间来的异常表现,极有可能就是走火入魔了。

    断水刃虽然想到了千万种可能,可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薄如梦会是因为修罗白骨道而变成这副模样的,嘴角狠狠抽动了两下,眼神中尽是无法掩饰的纠结。

    断水刃跟随薄如梦多年,可谓是只要薄如梦一声令下,他都会万死不辞。

    如果往前线去拼命,断水刃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此时,薄如梦竟然在杀自己人,而且照这种情景下去,薄如梦恐怕也会把矛头对向他断水刃。

    断水刃很痛苦,看着其它人个个眼中露出了杀气商丘市著名的癫痫病专科医院,一时间有些无法抉择了。

    如果真的跟其它人一起将矛头对准薄如梦,那数百年来所坚持的忠诚将会瞬间崩塌。

    然而,如果今天不将薄如梦制服,恐怕整个风灵郡都会生灵涂炭。

    一方面是愚忠,一方面是大义。

    断水刃狠狠咬了咬牙,将折扇一甩,往前大踏一步,高声喊道:“郡守,我相信您修炼修罗白骨道也是迫不得已之事,可世间功法本没正邪之分,无论您修炼的是什么,我断水刃都会竭尽所能追随于您。但……”

    断水刃感觉自己内心非常痛苦,仿佛下了很大的勇气才继续说道:“无论如何,我们的拳头只能对抗敌人,而将拳头对准自己人,这……这根本不是我们风灵郡,不是郡守您的风格呐!”

    薄如梦闻言,根本不为所动,却是哈哈大笑一声:“断水刃,怎么,难道你也想反我吗?好哇,那今天我就想试试,你们这些人究竟有什么本事在此大放厥词!”

    “哈哈,风灵郡就是我薄如梦的一言堂,老娘想做什么,想说什么,随心所欲,今天谁敢再说一句试试!”

    薄如梦美目圆睁,透着阵阵凶煞之气,冷冷地环顾着四周。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zhl.com  北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