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西甲 >

王牌透视眼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1178章 大脑新情况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1178章大脑新情况

    吃掉一条三百斤大蟒的大脑,蟒蛇大脑之中的能量,灵魂的和非灵魂的都成了夏雷的食物。他进了食,那股神秘能量便开始消化食物!

    那是一个匪夷所思的过程。隐藏在他身体之中的那股神秘能量就像是一种化学分解剂一样分解从大蟒蛇吞噬过来的能量,留下有用的,扔掉没用的。在这个过程里,他的脑细胞变得极其活跃,感觉就像是拥有无尽的潜能!

    活跃、无尽的潜能,这是大脑变强的体现。

    大脑为什么会变强?因为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新能量,一种位进化而提供的能量!

    申屠天音从草地上爬了起来,她狼狈地提着裤头,一手抓着石头,再次冲到了夏雷和蟒蛇的身边。

    “老公——”申屠天音哭喊着,奋不顾身地将手中的石头砸向了蟒蛇的脑袋。

    啪!一声破响。

    蟒蛇的脑袋顿时扁了下去,头骨碎裂,却没有脑浆流出来。

    申屠天音懵了,她不敢相信地看了看地上的蟒蛇,又看了看手中的石头。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将如此巨大的一条巨蟒一石头砸死?这样的事情,她自己都不相信!

    可是,巨蟒却还是死了。

    忽然间,申屠天音扔了石头,扑到了的夏雷的身上。她抓着夏雷的手臂,想将他从巨蟒尸体下拖出来。然而,她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就拖不动夏雷,更别说夏雷的身上还压着一条三百斤重的巨蟒了。

    申屠天音倒在了地上,可在努力,她用脚蹬着地,想要将夏雷从蟒蛇的尸体下拖出来。夏雷的身体终究没有从蟒蛇的尸体下出来,可她的裤头却又掉了下去。雪白的大腿,雪白的大白团毫无这样地曝露在了空气之中,还有……

    “呼——”夏雷终于将身体之中那股狂躁不安的进食的欲望压制了下去。

    “老公!你……”申屠天音哭了,说不出话来。

    小儿癫痫病的中药方;这已经不是她在这一天里第一次叫夏雷“老公”了,在她的心里,在她的潜意识里,她的老公从来都是夏雷,也只能是夏雷。

    “我没事。”夏雷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放开我的手,我自己来。”

    申屠天音愣了一下,但却还是顺从地松开了夏雷的手。

    夏雷用双手撑着蟒蛇的尸体,使劲一推,三百斤重的大蟒蛇顿时从他的身体上滚落了下去。

    申屠天音扑到了他的身上,哭成了泪人,“吓死我……呜呜……吓死我……了……呜呜……”

    夏雷轻轻拥着她,“我没事,不用担心,别哭了,没事了。”

    “我不要在这里住了,我们、我们……我们回去吧……嘤嘤嘤……”申屠天音崩溃了,根本就止不住眼泪。让她失控的其实不是蟒蛇的攻击,而是夏雷,刚才她以为夏雷被蟒蛇勒死了。对于她来说,夏雷已经成了她生命之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她怎么能失去她?那跟杀了她没什么区别!

    夏雷却笑了,没心没肺的样子,“你不是要跟着我来非洲吗?现在害怕了吧?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申屠天音却一把将夏雷抱紧,然后又在他的肩头上咬了一口,哽咽地道:“我、我……我都伤心死了,你却还来取消我,欺负我……嘤嘤嘤……”

    女王哭泣的时候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走下了神坛,变成了一个柔弱细腻的女子。

    夏雷也搂紧了她,“别担心,不要害怕,有我在你的身边,没人能伤害你。”

    申屠天音一声嘤咛,抬起了泪眼婆娑的螓首,忽然一口吻住了夏雷的嘴唇。

    夏雷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激烈,他微微僵了一下。也就在那之后,他的牙关被申屠天音的丁香小舌撬开,他的嘴里也多了一条香香软软的东西,与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他瞬间被点燃,回应着她。

    “给我。”

    “在这里?”

    “在这里!”

    夏雷猛地翻身将申屠天音压在了剩下……

  &nb癫痫治疗常用方法有哪些sp; 事情这么会变成这样?没人知道,它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干柴烈火,水到渠成。其实也不是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个原因。有时候放纵一下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其实也是一种不错的人生态度。

    或许是因为露天席地,或许是前妻太过迷人的原因,这一次夏雷并没有坚持多久便结束了。申屠天音就像是一只温顺的大白兔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回味着刚才的狂风暴雨般的经历。

    那条大蟒蛇的尸体静静的躺在树林间的草地上,被申屠天音一石头砸扁的脑袋里总算是流出了一些鲜血,可还是没有脑浆流出来。夏雷忍不住透视了一下大蟒蛇的脑袋,他看到了一个枯萎和腐烂的大脑组织。这条大蟒蛇和朱玄月捕杀的那些人是一样的,这让他感到恶心和恐惧。

    “天音,我们离开这里吧。”夏雷说,他不想待在这片树林里了。

    申屠天音却赖在夏雷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不想起来,“再抱我一会儿,好吗?我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被你抱着睡觉的感觉了。”

    夏雷在她的耳边说道:“天已经亮了,我们要是再不离开的话,如果进来一个人看到我们光屁股的样子,那多难为情啊。我倒是无所谓,可你,要是被人看见了,那我多吃亏呀。”

    这句话起了作用,申屠天音这才依依不舍的从夏雷到怀里爬起来穿衣服。穿好衣服的时候她看着躺在地上的大蟒蛇的尸体,心有余悸地道:“老公,真的是……我咋死了它吗?”

    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夏雷也不介意她再称呼他为老公了,他笑着说道:“当然是你砸死的,也是你救了我。”

    申屠天音半信半疑地道:“好像是这个样子,可是……我哪来那么大的力气?”

    夏雷说道:“可能是你使用了洪荒之力。”

    “你骗人,哪来的什么洪荒之力?”申屠天音一粉拳锤在了夏雷的胸膛上,“肯定是你干掉的,我只是砸了它一下而已。”

    “别管它了,我们走吧。”夏雷牵着申屠天音到手离开了树林。

    两人回到村子里的时候正好碰见了塞义德。

    “宋先生,我刚才去你们的房间找你,可你不在。”赛义德的脸上带着笑容,“你们去什么地方了?”

青少年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夏雷随口说道:“我们随便走了走,做了一会儿晨练。”

    “原来是这样,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去用早餐吧。”赛义德说。

    夏雷点了一下头,然后牵着申屠天音的手跟着赛义德走。也幸好申屠天音听不懂法语,不然她听到“晨练”这个词,她肯定是会脸红的。

    吃了早饭,申屠天音被村子里的几个女人围着用手语交流。她们比划来比划去也不知道都比划了一些什么,申屠天音想请夏雷给她翻译,可夏雷去和赛义德出去了。

    走出用餐的房子,夏雷说道:“今天务必要把我们需要用的车辆准备好,不要节省钱,一定要性能最好的越野车。另外还要准备维修车辆的配件,还有桶装的汽油。”

    赛义德说道:“没问题,宋先生,请你放心吧。在雅温得,只要你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到。而你给了我们那么多钱,这件事是不会有问题的。”

    夏雷说道:“另外……”

    “另外什么?”

    夏雷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能帮我买一些运动员专用的能量棒吗?”

    “你要那东西干什么?”

    “当然是吃,我喜欢吃那东西。”夏雷说。

    他买能量棒当然不是因为喜欢吃哪种东西,而是用来替代普通的食物。吃普通的食物让他的身体很难受,但能量棒会好很多。它积聚了人体所需的所有能量,而且是浓缩性质的,用它来满足身体的需要,也总好过吃人。

    赛义德觉得夏雷的口味有点奇怪,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好的,没有问题,我这就带着人去雅温得。”

    “去吧,记住我跟你们说的。”夏雷再次提醒道:“你们现在的身份是商人,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更不要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搞到车子之后尽量走没有监控的路线,记住了吗?”

    “记住了,等我们的好消息吧,宋先生,再见。”赛义德吹了一声口哨,几个黑人青年从不同的角落里走了出来。然后,赛义德带着几个黑人青年向雅温得的方向走去。

    这一幕把夏湖北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雷看傻眼了,“他们……居然是走路去雅温得,他们会开车吗?”

    没人回答他这个问题。

    申屠天音终究还是脱身出来了,她一脸的愁容,“她们好热情,可我根本不知道她们说了一些什么。”

    夏雷拉着她的手,“我们回去吧,等赛义德他们回来,明天凌晨我们就出发去尼日利亚。”

    申屠天音叹了一口气,“我好想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如果我不用管你万象集团,你也不用管你雷马集团和为国家做事,我们就在这样的小村庄里平平淡淡的过日子,那该有多好啊。”

    “这里连电灯都没有,你能住的惯吗?”夏雷说。

    “当然住不惯,不过有你陪着我,再苦再累我也愿意。”申屠天音说。

    她真的变了。

    两个人回到房间里,夏雷要拿出他的黑客电脑,开始编写超级小倩。

    申屠天音躺在床上无事可做,一个小时之后,她将藏在床头里的一只玻璃瓶子拿了出来,“老公,你渴了吗?喝口水吧。”

    夏雷头也没有回,只是将一只手背了过来。

    申屠天音将那只玻璃瓶放在了夏雷的手中。

    夏雷拿着玻璃瓶就往嘴边的,突然嗅到一股熟悉而奇怪的味道,他定眼一看顿时就傻眼了。他回头看着申屠天意,一脸的哭笑不得的表情,“天音,你……”

    申屠天音将衣领拉开了一些,曝露出了一片高耸的雪白,还有雪白中间的深深的山沟,她用懒洋洋的语气说道:“好热啊,怎么就这么热哩?不行了,我要脱衣服了。”

    夏雷,“……”

    一切都是双胞胎惹的祸。

    第二天凌晨,由四辆越野车组成的车队从河边村出发,一路向北,往着尼日利亚的方向驶去。

    新的风暴正在酝酿之中。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zhl.com  北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