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彩妆 >

我是一具尸体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102章:废弃厂房,落英缤纷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哗”,我一下子坐起身,目光看向窗外。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安雅琳奇怪地看我。

    “杨云,你干嘛,不就是一些能量波动嘛,至于那么紧张?”袁天罡无语,这些天,每晚都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我面色凝重,“这次不是鬼怪,没有阴气波动,而且那股能量气息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你少管闲事啊,别把自己都搭进去了。”安雅琳看似不在意地说道。

    我听了心头一暖,这傲娇兽就是嘴硬,明明很担心我,还装作不在意,整天这么高冷的,很累的。

    “我没事的,你要相信我的能力,好歹我也是上等鬼将,鬼王都别想杀了我。”

    我自信地一笑,然后打开客厅的落地窗。

    安雅琳看着我的背影,沉默了一会,“那如果是鬼皇呢?”

    尼玛,怎么说话呢,整天就咒我是吧。我满脸黑线,不再理她,打开窗户,往外看去。

    一如既往的夜景,但是今天的空气之中,却飘着一丝凝重,不像以往,全是鬼怪的阴冷气息。

    “你怎么每次都要从窗户上跳下去?”袁天罡不解地看着我的背影。

    “废话,”老龟白了袁天罡一眼,“你懂什么?从25层的窗户上跳下去多霸气,多**,无论什么时候,装逼都是首位的。”

    “也是哈,难怪杨云身边妹子那么多,原来都是因为逼装得精妙。”岛杂讽弟。

   &nbs癫痫病发作症状有哪些p;袁天罡恍然大悟。

    尼玛,这两个傻逼,我懒得理他们,纵身跳出窗户。

    “哗啦”,骨翅狂震,我如闪电般破开黑夜,想着远处飞去。

    “不是鬼怪,那会是什么?”我不敢肯定,顺着能量波动发出的方向飞去。

    “变异人?还是改造人?或者说是其他的存在?”我在空中急速飞行了将近10分钟,才到达能量波动传出的地点。

    “嗯?”我飞翔在上空,向下俯视,不由地感到惊讶。

    这底下是一座废弃的工厂,工厂占地面积很大,设备都很精良,连绵的厂房一直延伸数公里。

    一幢幢高耸的烟囱预示着这片厂房曾经的辉煌。

    强烈的能量波动,就是从下方的废弃厂房传出的。

    我眼中流露出疑惑的神色,心神扫下去,却被一股奇异的能量挡住了,无法得到有用的信息。

    “居然能挡住我心神的扫荡!”我满心惊讶,心神这东西,归根到底就是灵魂力量。母棺真灵就寄居在我脑海之中。

    虽然母棺抢夺了很多能量,让我修为进阶缓慢,不过与此同时,铜棺真灵也给我带来了更大的好处。

    铜棺一直在帮我祭炼灵魂,帮我提纯,使得我现在的灵魂强度远超同级别修士。

    就心神强度来说,只有中等鬼王才能够屏蔽。这也是我的一个优势。

    “轰隆”,

    就在这时候,厂房之中传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而后大片的建筑物坍塌了,现场一片废墟就好像是有一颗原子弹在厂房之中爆炸了一般。
治疗癫痫病的药物那种好?r>     场景很吓人,科幻电影里那些爆破场景跟这个比起来,屁都不算。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永远不知道这种场面有多么浩瀚。

    “草,玩命呢是不!”

    我看着天空中飘出的一朵巨大的蘑菇云,不由地愣了。刚才那个爆炸,把连绵数公里的厂房都炸掉了4分之1左右。

    漫天的灰尘将附近的一切都遮蔽了,这里属于待开发区,所以附近基本上都没人。

    发生了这种惊天的大爆炸,就只有几个人发现,他们陆陆续续地从破烂的房子里走出来,震惊地看着漫天灰尘。

    “是因为厂房年久失修,发生了坍塌吗?”附近的居民聚集在厂房边,议论纷纷。

    “或许是有人在爆破厂房?”……

    “赶紧离开这里!”我收起骨翅,落到了地上,冲着他们大叫。

    “why?发生了什么?”

    “不要看热闹,我们正在对这片厂房进行爆破,你们聚集在这里,很有可能被波及到,为了你们的安全,赶紧离开。”

    “走走……”

    几个人露出了惊慌的表情,连忙跑开了。

    “呵,你们感谢上天吧,遇到我心地这么善良的人,提醒你们离开。”

    我轻笑间,向着厂房深处走去。

    “好多金属!”

    一路上走过来,看到最多的,就是散落一地的金属碎片。这些金属碎片都是最寻常的金属,全都是厂区中的废弃钢筋或者陈旧的金属结构。更令我惊讶的是,这些金属碎片,似乎是造成癫痫的原因是什么呢被强大的力量撕裂的。

    甚至,金属碎片上还弥漫着淡淡的硝烟,显然,战斗刚结束没有多久,看来我来得还不是很晚。

    “不是鬼怪?难道是机械改造人?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金属片?”

    我健步如飞,踩踏在金属碎片上,快速地行走。

    “嗡”,就在这时候,在1公里之外,高高耸立着的6座能量反应堆,突然间启动了。

    “吼”,隐约间,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大声地吼叫。

    随着刺破天际的吼叫声,6座高耸的能量反应堆外表,居然浮现出密集的雷电。蓝白色的雷电盘旋在反应囱的表层,刺耳的火花声响彻整片空间。

    “落英缤纷!”这时候,又出现了另一道沉稳的男声。即使相隔1公里,我竟然能够清楚地听到他的声音。

    这声音似乎是直接在我心中响起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出声之人一定精于灵魂攻击。

    “呼”,很诡异地,寂静的夜空之中,居然刮起了微风。

    “好香!”我鼻子耸动,不由地感到惊讶,这是,香风?怎么微风之中夹带着浓郁的花香?太诡异了吧。

    “这味道,好像是……”

    我不禁皱起眉头,这种花香带着一种乡愁。这花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场景,那么地自由,那么地温暖。

    我沉着脸想了片刻,眼睛突然一亮,“桂花!”

    “居然是桂花!”

    就在我诧异的当头,夜空中突然出现了莹莹的亮光。就像是一大片的萤火虫再在夜空中飞舞,很漂亮,很孩子患上了羊角风应该要怎么治疗呢?美。

    我抬头望着夜空,不由地出神了,这应该是某种术法。这就是境界啊,一种术法,都能打出一种独特的意境,这种境界,我还达不到,自愧不如。

    我仔细地看去,发现夜空中的萤火虫,居然是一串串的桂花!

    “哗啦啦”,桂花抖动,将片片花瓣挥洒下来,占据了整片夜空,充斥了我的视线。

    “呼”,我眼前一花,突然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荒僻的山区。

    我正站在一片河流前,而在我不远处,坐落着零零星星的建筑。

    “祁门山区?”我环顾四周,不由愣了,这一切都是如此熟悉,这就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

    “小云,别玩了,快回来吃午饭,再不回来,饭都要被你爷爷吃光喽。”

    摇摇地传来了老妇人的叫喊声。

    “你这老婆子,整天瞎说,我是属猪的?还说什么吃光了?”

    “爷爷,奶奶?”

    我刚走出一步,就知道,这是个幻境,因为奶奶早在我6岁的时候,就过世了。

    但是,我不愿意走出幻境,我想要在幻境之中,去见见奶奶,重温儿时的温暖。修炼之路太凶险,只有亲情才能让我的心灵暂时解脱开来。

    我慢悠悠地踏步,离开了河流,向着小山村里走去,我看到了很多死去的邻居,我知道,这一幕发生在我5岁的时候,但是我却以24岁的身体再次经历。

    “来了来了,奶奶。”我洋溢出童真的笑容。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zhl.com  北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